春游噜_清冷反派成我师尊后( SC 1v1 仙侠 H)
笔趣阁 > 清冷反派成我师尊后( SC 1v1 仙侠 H) > 春游噜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春游噜

  “这是育灵池,每个弟子都会被带到这里来觉醒属于自己的灵力,估计这个池子后面就是第一重关卡了。不过应该不会太难。”几人还在试探着下水的时候,石雨抱着手臂,飞身下了池子,整个人都浸在了水池里,开始闭目养神。听了她的话,应莲紧跟着下了池子。

  许软软也走进池子里,慢慢蹲下身子,靠在岩壁上,感受着水流的温度,这池子的水有些凉,打在肌肤上涌起止不住的瑟意,好像从皮肤表层延伸到了骨髓,白色衣袍被水浸湿,湿漉漉贴在里衣上。许软软闭上眼睛,世界顿时陷入茫茫的黑暗之中。

  不知泡了多久。

  忽然,几丝她抓不住的东西从脑海里一闪而过,耐心地引导着她去将之凝结成形。细小的光团从眼前飞过,逐渐变成拳头大小的光团,躺在许软软眼前的黑暗里。

  这些光团堆积得越来越多的同时,许软软的额前也出了一层薄汗。体内似乎有一股强烈的热流,与池水的寒冷碰撞着,把她夹在中间,不舒适地裹挟着她。

  “哇”一旁的应莲惊喜地叫了出来,率先睁开了眼睛。“我觉醒了剑系风霜。”应莲一边说着,一边从怀里拿出她随身带的短刀,朝柳树的枝叶上一刺,那张薄薄的叶片很快绽开,然后忽地落到地上。虽然是最简单的招式,也有几分肃杀。

  四人睁开眼睛,池中的水渐变成了淡粉色,宛如夕阳余晖的尾巴,悄悄然绽放。

  石雨和魏鹏都觉醒了攻击性异能,石雨的是霜花斩,魏鹏含含糊糊地说他的是黄沙固磊。

  “哟,这几个小子还挺厉害的嘛”382适时地给许软软解释着,在书中的世界里,“修仙者都具有某种天赋,而育灵池则能将这种天赋放大,形成修仙者独特的伴随其终生的一种能力。攻击系,防御系,净化系,药物系,制造系中,又以攻击系为主,也是大多数人看来最为有效的一种天赋。目前玉林峰上的第一大掌门人萧郃,就具有落花飞矛这一技能。”

  “软软,你的是什么?”应莲闪着眼睛,好奇地看着她。“你快试试动用你的识海,它会引导你去查看你觉醒的天赋。”

  识海?难道就是脑海里那团黑漆漆的东西吗?

  许软软动了动手腕,尝试着调动脑海里依附着那团黑漆漆东西的丝线。那几条丝线弱而紊乱,似乎没有头绪地附着在一起,胡乱地散在各处。没有哪处指引给了她所谓的天赋是什么。

  只是,这些丝线似乎还源源不断地从空气中吸取着什么,然后又化为极细微的小股丝线充盈着体内。“我感受不到,它很微弱,只是覆盖的面积很大。”

  “净化”魏鹏声音不大,却足够让许软软听到,他站直了身子,略带怜悯地瞅了她一眼,随即移过头寻找着同伴的踪迹。石雨脸上也闪过一丝诧异,顾不上练习自己的霜花斩,一把扯过许软软的手臂“道友,你确定没有看错吗?”

  “没有”许软软肯定地答复她。

  “怎么会被这么鸡肋的异能选中呢”石雨好像忘了许软软还在这,眼中片刻地失神,喃喃地说着“我父亲当初就是觉醒了净化异能,也入了万花宗,但不出一年就被送出了宗门。”

  “话糙理不糙,”382探出头来,遗憾地摇摇头“如今的宗门,并不擅长培养净化天赋者,他们大多数都选择了回到下界去生活。因为净化这种能力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,不像攻击系有战斗力,连基本的自保能力都没有。平日里也没有用武之地,毕竟自从洗灵池出现之后,没有人多少人需要被净化了。”

  “软软,”应莲皱起了眉头,不知该怎么开口的模样。“你…”

  “没事,本来我也算是陪你来的。没有想过进那些有名的宗门。”许软软不在意地揉了揉有些冻僵的手腕,她本来就没有进宗门的意愿,在哪里都一样,倒还乐得清闲。连她也有天赋这件事,就已经是意外之喜了。虽然眼下看起来一文不值,但总不可能什么用处都没有。

  “净化,多少年都没有了…”应渊眼前的水幕一闪,浮现出一张少女娇俏的脸。她从水池边捡起一片落叶,珍视地将它铺开,压平上面的褶皱,再小心翼翼地揣进兜里。“容倾,你看看,多稀奇啊。”

  女孩旁边的声音清晰地传至水幕这一头,大抵都是些相似的话。怜悯,同情,遗憾。百年间都如此。她不甚在意的样子,弯了弯眉眼,拉着身旁的女孩进了试炼门。容倾的视线落在她身上,浅青色眸子倒映着她的影子。

  休息了一会儿,许软软他们一行人便进入了试炼门,刚一进入,许软软眼前就出现了一行铁画银钩的字。“有缘人们,恭喜你们已到达试炼之门。此关需要寻找出最珍贵的东西。时间用尽后,会按照价值大小进行排名。位次低者,无缘宗门。”

  那行字刚要消失在天际,万花族的弟子里便传出一道声音。“我是万花族掌门之子常远,觉醒了虎爪生风,队里还有能辨药,能防御的道友,谁愿意与我们同队,找寻到宝物后绝对少不了你的。”

  众人眼前俱是一亮,且不说常远的队伍已经很强大,要是能和他们一队,便不用担心进不了玉林峰的门,这种好事哪里去找啊。话音未落,弟子们已经齐刷刷举起了手,“常远哥,我愿意。”

  常远巡视着人群,听着月姳的建议,挑选了几个和队伍里互补的天赋者。

  许软软身侧,也举起了一只细长的手。应莲眼里擒着泪,眼中渴求地看着常远一席人,轻咬着腮边的软肉,脸颊上的酒窝若隐若现。常远往这边瞧了一眼,似笑非笑地移开目光,轻慢地压了下手腕,是显而易见的拒绝姿势。应莲跺了跺脚,看了眼周围,“软软对不起,我必须为自己谋一条生路。等我去了宗门,一定空了来寻你。”说完,不等许软软回答,便又跑去寻找其他还没有组队的弟子,瞬间没了影子。

  “她不是和你一起来的吗?现在就要各自飞了?”382尽管经历了那么多世界,见过了人心的猜忌和心眼,还是感觉到了一丝愤愤不平。像它这么有道德的系统,常常有自己的行事标准。不过,宿主居然没什么表情,莹白的脸上还挂着睡痕,乌黑的发丝垂在肩上,她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等待着。

  “别难过宿主,就算所有人都放弃了你,我也会是最后放弃你的那一个”

  “因为,谁让我是最完美的系统呢。”

  “好吧,那只剩你和我去找珍贵的东西了。”许软软微微笑着,笑意林簌泉韵般荡开。382很少见许软软这么好说话的时候,不适应地眨了眨眼睛。许软软没有选择跟着大部队走,而是选择了一条没什么人迹的小道,沿着小道走了大半天,终于走到了一条小溪旁。

  清如明镜的小溪里翻涌着不少红色的胖头鱼,看起来被这里滋养得很好,圆滚滚,脂肪充盈,在水里欢快跃动着,时不时蹦得一尺高。

  许软软挽起袖子,把手伸进凉冽的水里,捉起鱼来。不过许软软并不会捉鱼,只在岸边捞到了一条还没成熟的小红胖头鱼。“宿主,你不是要去找那个东西吗?怎么开始抓鱼了。”许软软笑了笑,把鱼放到刚才做好的烤架上,在鱼的肚子上抹上了采摘的花蜜浆,用几片紫苏叶子覆盖住鱼肚子。扇起火来烤鱼。

  柴火熏得许软软的脸沾了几点黑灰,衬得皮肤更为莹白,齿如瓠犀。“我之前不是说了吗?我就是当成来度假的,这里面风景这么好,不利用一下可太吃亏了。”她不仅要吃鱼,还要野餐,还要烧烤,大吃特吃,大玩特玩。

  许软软正无边瞎想着,烤架上的鱼扑通一声跳起来,蹦出了被火炙烤着的烤盘,扭着身子向湖边蹦去。许软软举起一个棒槌,一锤子敲到鱼脑袋上,霎时便把那鱼敲晕了。那鱼凄凄惨惨地在地上滚了两圈,望着岸边翻了个白眼,没了动静。许软软在鱼旁边蹲下来,戳了戳它白白的肚子,它痛苦地眨了眨眼睛。

  “哎”这鱼看着也怪惨的。和她一样被运到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,又没有人来解救它,即将成为一道肥美鲜甜的食物。许软软捧起鱼,它不断挣扎着,撅着蠕动的小嘴,眼巴巴地看着她,黑白相间的眼里像有水花。

  许软软心里一动,手已经不自觉地作出了动作,把它放回了水里。刚一触到水,鱼鳍就开始用力扑腾着,小红鱼很快顺着水流飘到了水下。

  午餐没了,许软软只能挖了些带甜味的野菜随意吃了吃。凌空的那个大日晷显示着试炼时间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ui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ui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