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章 颤针_浪子回头:修仙归来,老婆逼我离婚
笔趣阁 > 浪子回头:修仙归来,老婆逼我离婚 > 第52章 颤针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52章 颤针

  整个手术室内雷霆闪烁。

  无数道雷蛇朝一个方向攻去就消失不见。

  一旁的老专家看的头皮发麻,心脏砰砰直跳。

  这已经不是人类之间的战斗了!陈东不是人,与他战斗的不明敌人也肯定不是人!

  人类对未知的东西会本能的产生恐惧,尤其是这种看不见的东西。

  一时间,老专家拿着缝合针的手都在打颤。

  “做好你该做的,其他事情不要管!”

  这时陈东冰冷的声音传来,立马将呆滞的老专家给惊醒。

  “好!好!”

  听到陈东的话,老专家立马让自己冷静下来,继续给苏诗晴缝合起了刀口。

  此刻,陈东与锁魂链的战斗已经到达了白热化阶段。

  锁魂链也从最初的三条变为了九条。

  “为什么?为什么你能抵挡锁魂链的攻击?”

  久攻不下,虚空另一边的人也渐渐焦躁起来。

  “天地万物相生相克,天地间自然有克制你们地府鬼气的存在,你赢不了的。”

  陈东负手而立,身边雷霆环绕,看起来悠然自得。

  “……”

  虚空中沉默片刻,随后收回了所有的锁魂链:“此女命格不凡,注定一生多灾多难,你护不住的!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陈东一听,连忙追问,可惜扭曲的虚空逐渐消失,并未回应陈东。

  见对方消失,陈东的气势瞬间变弱,脸色也多了一分惨白。

  这一次的胜利可谓是十分的侥幸。

  能克制锁魂链是因为陈东在修真界的时候早已度过雷劫,施展的雷霆包含一丝雷劫之威,哪怕是修为倒退回金丹期这股雷劫之威也是存在的。

  另一方面就是对方对陈东表现出来的假象给骗了,认为陈东对付他非常轻松,最后自己主动退走。

  “还好晋升到了金丹,不然这次真的麻烦了。”

  虽然赢了,但陈东心中没有半点喜悦,对方最后那句话像是一根刺一样扎在他心里。

  地府掌管凡人生死,尤其是先天至宝生死簿更是记录了凡人一生。

  所以,对方能说出这番话肯定不是随口所说。

  看着手术台上面色苍白的苏诗晴,陈东握紧双拳。

  “不管你的命格有多么不凡,我陈东定护你一生!”陈东暗暗下定决心。

  这时,一旁的老专家弱弱的开口道:

  “那个……刀口已经缝好了,可她的生命体征并没有回复,接下来要怎么做?”

  “交给我吧,你退到一边。”

  陈东走到手术台前,将早已炼制好的丹药送入苏诗晴的口中。

  然而,此刻的苏诗晴已经处于濒死状态,丹药只是在她口中化作药液并没有流入腹中。

  “咽不下去?”

  陈东抬起手指准备用灵力牵引着药液进入苏诗晴体内。

  刚举起手他就犹豫了,望着苏诗晴嫩滑的嘴唇,他果断选择了嘴对嘴喂药。

  三百年了!

  他想念这个味道三百年了!

  抱着对苏诗晴的愧疚,陈东在修真界整整三百年未近女色,认识陈东的人甚至怀疑他是不是不喜欢女人。

  今日,陈东算是开荤了!

  良久,唇分。

  陈东满足的舔了舔嘴唇,仿佛在回味刚才的感觉。

  一旁的老专家嘟囔道:“喂个药,至于亲那么久吗?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陈东淡淡道。

  “没……没什么!”

  “今天的事情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,不然你就提前入土吧。”

  陈东老脸一红,说实话他刚才脑子里全是柔软的触感,完全忘记了手术室里还有一个老头是清醒的。

  这要是传出去,陈东老脸往哪搁?

  亲自己老婆还要偷偷摸摸的,脸呐!

  老专家连连点头:“不说不说,可就那么一枚药丸真的能救命?”

  “咳咳……”

  陈东轻咳两声重新恢复之前冷峻的状态:“自然可以,不过诗晴之前体内的平衡被打破,药力吸收缓慢需要外力辅助吸收,你去帮我找一份银针。”

  “银针?我这里刚好有一套。”老专家转身从一旁的医药箱里拿出了一包银针。

  “你不是西医吗?怎么还带着银针?”陈东疑惑道。

  老专家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:“其实我自小学的是中医,最感兴趣的也是中医,但是中医没法考行医资格证啊,所以我就学了西医,没想到这一学还成了专家,额哈哈……”

  陈东忍不住白了他一眼,这老家伙好像还很得意。

  接过银针包,将其摊开,一根根银针整齐的排列在银针包里。

  老专家目不转睛的盯着,十分好奇陈东这样的奇人会用什么样的针法,这施针的手法可不可以学习借鉴一下。

  只见陈东右手轻轻拂过银针,银针包中的银针便像是有了生命一般自己飞了起来。

  一根根银针就像是一条条细长的游鱼一样在空中穿梭。

  “这……这是传说中的以气御针?”

  老专家瞳孔紧缩,一脸的震撼!

  这种手法他也只是在古籍中看到过,要想练成以气御针,必须是武者!

  而且内劲必须达到外放的境界,也就是说要达到地阶!

  寻常武者终其一生也难达到地阶,更别说修炼武道的同时还要精修医道。

  如此苛刻的条件,以至于以气御针成了传说中的手法。

  在老专家兴奋震惊的目光中,陈东控制着银针扎了下去,目标正是苏诗晴的五脏六腑。

  银针入体后,针尾留在外面发出微微的震颤声,

  细听,每一部分的银针震颤的声音却是不一样。

  “这是颤针?”老专家彻底惊了,又是古籍中记载的手法!

  “哦?你知道?”陈东意外道。

  “嗯嗯!”

  老专家像是发现了新玩具的孩子,一脸好奇的盯着银针尾部,说:“古籍中曾记载,人体五脏有不同的震动频率,远古时期古人曾用五弦琴治病,每一根弦分别代表着人的五脏,弹动琴弦便引动相应脏器的共振频率,以此来起到治病的作用。”

  “其原理就像是相同音节的音叉,即便不相互接触,敲动其中一个,另一个也会发成震动。”

  “颤针就是根据这个原理发明出来的,只是现代已经丢失了五脏震动频率的数据和五弦琴的制作,还有颤针震动的原理。”

  谈到这些失传的东西,老专家即自豪又心痛,龙国的瑰宝就这样流失在了历史长河当中。

  “你想学颤针?我可以教你。”陈东淡淡开口。

  “师傅在上,请受徒儿一拜!”

  陈东话音还没落,老专家就已经跪在地上咚咚咚磕起头来了,那下跪的速度甚至连陈东都没反应过来。

  “你……跪的好熟练……”陈东嘴角一抽,忍不住吐槽道。

  “嘿嘿,我这大半生都是这么过来的,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。”老专家自豪道。

  看着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老专家,陈东似乎明白这家伙怎么在学中医的同时还成了西医的专家,估计之前拜了不少师傅,然后把那些师傅都熬走了,他就成了专家。

  “行了,我不收徒弟,我也不是什么医者,再说这也不是什么高深的玩意,想让我教你颤针只有一个条件……”

  陈东顿了顿,继续道:“姜玉龙能找你来,说明你是这病情的专家,以前治过不少类似的病情,你告诉我,这种病是累出来的,还是命里自带的?”

  他还是在意地府阴差的话。

  命格不凡,一生多灾多难,难不成就是指的这个病?

  听到陈东的问题,老专家激动的脸色逐渐收拢,变得沉重起来。

  “是的,我治疗过很多这种病情,不是命里带的,是后天的,如果说累的……也算……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ui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ui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